爱上无赖男子第1一10章全文完


时间:2021/7/24 10:56:36

第一章

夏天的台湾真不是人住的。

太阳热力四射,似乎就挂在触手可及的地方。

程可欣刚下公车,外头的热气轰地扑在皮肤上,秀眉不由得皱了皱,明亮的

眼睛看看天空,又看看四周,终于找到了目的地,举步走去。

「厚!水姑娘,你素不累迷路了怎麽会来这边咧告诉偶你要企哪裏,这

一带偶根熟,可以给你报路喔。」

「大军货运」的警卫先生从大门旁的小办公室探出头来。他理着平头,口中

还嚼着槟榔,对着穿着洁白衣裙的可欣咧出一口红牙。

「请问,你们是不是在征人我在报上看到,想过来面试的」她声音很柔,

脸庞白晰,和贷运行的气质格格不人。

警卫先生楞了楞,搔搔头。

「偶们素有征人啦,不过是要征煮饭的欧巴桑。之前那一个被她儿子接回南

部分住了,这裏中午粗饭都找不到地荒,订便当又很难粗,阿偶们也不会煮,所

以老闆才要找人来煮。阿小姐:你真的要来应征喔」

她点点头!淡淡微笑。「我会煮饭,不成问题的。」

警卫先牛一睑狐疑,把她从头到脚打量一遍,最后耸了耸肩。

「好吧,那你进来啦,直直给他往前走,走到底右转会看见办公室,老闆就

在裏面啦。」

「谢谢」她轻声说,抚平白裙上的折痕,往裏头走去。

一踏进电动铁门,程可欣才察觉这家货运行比想象中大上四、五倍。

宽敞的柏油场上停满货车和巨型卡车,一旁还叠着不少货柜箱,起重机、梯

车,以及些叫不出名称的机器,少说也有二、三十台。……她边走边瞧,纯白的

身影引来数不清的口哨声。

「小姐。看这裏啦!水喔……」

「免歹势啦,笑一个。生尬架水,走路各耶摇,贊喔!」

「你来找谁阿偶请你喝咖灰好不好」

「不要跟他企喝咖啡,跟偶企啦,偶有车子可以载你企看夜景喔。」

老天,她走进什麽地方了!

可欣白晰的脸颊红了起来,垂下头,她加怏脚步往前走,正要转弯!忽然间

整个人撞上一堵肉墙

「呃啊………」好痛呵。她培着鼻子勐吸气,眼泪立即飙了出来。因爲鼓噪

的口哨声传进办公室,欧建军才会出来看看。沒想到还沒弄清怎麽回事,一个柔

软的身躯已获进怀中。

他反射动作地抱住她。这个女人很娇小,头顶才及他的下巴。艶阳下一股清

雅的香气钻进鼻中,他心裏骚动乍起。下腹竟然热烘烘的,大腿根处的男性象征

跟着硬挺起来。

该死!发们麽神经他怔了怔,忙将她推开,拉开嗓门大吼,「谁要请喝咖

啡我让他请!」

操着台湾国语的衆人全都安静- 来。

他环视衆人,继续吼,「下午五点一到,昌隆和顺平两家公司的货如果不能

准时送出,我让你们全部回家吃自己!」

「厚……老闆……你怎麽这样啦!」

「谁还有话要说」他火爆转头,那些人像老鼠见到猫,「飕」地一声全跑

得不见人影。

可欣本来还在流泪,被他这麽一吼,眼泪挤在眼眶中竟忘了滑下,两颗眼珠

子转了转,怔怔地瞪着面前高大黝黑的男人。

他、他他-.就是「大军货运」的老闆!

他……好高、好壮。汗衫下的肌肉突出分明,头发比刚才那名警卫先生还短,

一张严峻的方脸!五官凌厉,看起来好兇……

「你是谁」他直率地问,更不客气地打量着她。

「我是来应征煮饭的。你、你们这边有缺,所以我……我想过来试试看……」

咬着唇,可欣强迫自已鼓起勇气。虽然她从小就不愁吃穿,但现在情况特別,她

急需这份工作。

闻言,他利眼眯成两条缝。「你会煮饭」这个妞儿一看就知道受过高等教

育,跟那些打扮时髦、衣装光鲜亮丽的都市小姐是同款的,现在竟来这裏应征煮

饭婆!经济有这麽不景气吗

「我们这裏不请年轻小姐」他掉头要走。

「先生等一下!」可欣急了,赶紧挡在他前面,雪白小脸仰得高高的。坚定

地说:「你这样不公平!我坐了好久的公车才找到这裏,你不能这麽随便就把我

赶走……我告诉你,我真的会煮饭,我煮的饭很好吃,你不请我是你们的损失。」

好大的口气!

他双手抱胸。原想叫她走人,但那张面容秀美柔弱。眼神如此认真,一些狠

话竟然沖不出口,简直是莫名其妙到了极点。

「跟我来。」丢下话,他越过她大步离去。

可欣一怔,过了三秒才回过神来,连忙跟上。

「等等我- 等一下呵!」他步伐好大,迈一步等于她的两步,害她在身后追

得气喘吁吁。

两人一前一后进了办公室。

裏头开着冷气。室内室外的温度落差大,门刚刚关上!山欣还沒来得及开口,

鼻子发痒,忍不住连打三个喷嚏。

「还真是体弱多病,娇贵得很……你这个样子还要来应征煮饭的」欧建军

坐进办公桌后头的大旋转椅,粗鲁地将两条长腿交叠放在桌蔔。

「小姐,整个『大军货运』中午至少有三十张口等着吃饭,我手下的工人和

司机都是靠劳力工作,不把他们喂得饱饱的,就使不出力气做事,到时我的货运

生意肯定会受影响……你承担得起吗」

「三十张口算什麽如果食材充足。我可以在两个小时内弄好五十份简餐,

包括热汤和餐后甜点。」可欣满脸通红,不服气地捶了一下桌面,情急下有些忘

记了分寸。

「沒人喜欢吃甜点」这话沖出口,欧建军心裏楞了楞。好象他潜意识早就想

录用她似的……妈的!他发什麽神经!

受到二次「侮辱」,可欣眼睛瞪得好大好圆,像是要喷出火来,裹着白衣的

胸脯急速起伏。饱满地撑紧布料又略略放松,完全沒察觉到自己这个模样有多引

人遐想。

「我做的甜点好吃得不得了,让人吃过还回味无穷,你沒吃过就不要随便侮

辱人!」

该死!他下腹又硬了。

欧建军暗自诅咒,硬生生拉回视缐,忙放下双腿坐直,让巨大的办公桌遮住

紧绷的牛仔裤。

是太久沒有「床上运动」,他的小老弟被压抑过久,急着好好地宣洩吗妈

的!这是麽烂状况,才第一次见面就想搞她!

「好- 我给你一次机会」他假咳了咳,瞄了眼墙上的挂锺。「每天下午三点

半到四点是休息时间,工人们都习惯吃些东西补充体力。现在离二点半还有一个

小时,你如果有办法端出食物满足大家,我就雇用你。」

「真的」可欣高兴得差点跳起来。

「我欧建军说到做到。」

「我程可欣绝对沒问题。」她信心满满地笑开,脸蛋如同浸在香蜜中。

胯下勐地绷得死紧,他倒吸一口凉气,沖动得想当场拉开拉链,让充血硬挺

的小老弟畅快伸展。

该死!这件牛仔裤实在太窄了。

* * * * * *

时锺走到三点半的位置,响当当敲了声。

货运行沒有出货的卡车司机和上人们陆续走进交谊厅,老闆欧建军也跟在后

头走了进来。

「吐!什麽味道好香啊」

「哇……偶素不素在作梦偶好象看到很多东西说……!」

「大家中苦了。这裏有煎饺、葱油饼、皮蛋瘦肉粥,那裏有锅玉米浓汤和锅

酸辣汤。因爲冰箱存贷不多,我只能做出这几样,请大家包涵。来,我把碗筷都

准备好了,趁热快吃吧。」可欣快乐地招唿着,一头长发全裹在三角巾后。身上

还穿着一件印有史努比图样的围裙。

「哇……」

二、三十个人汉像饿了几百年似的,不用可欣再多说什麽,发出野兽般的吼

叫,一半的人扑去抢碗筷,一半的人则扑向食物。直接用手抓起煎饺和葱油饼往

嘴理塞。

「好、好好烫……唿唿,真他妈的好吃,唿唿……」

「闪啦!加拢是偶的啦!谁敢抢,偶跟他拼命!」

「呜呜呜……水姑娘,你金正煮东西,金好金好,各来拢不惊罢兜腰罗」

可欣被眼前的乱象吓得说不出话来,手裏拿着大汤匙,她整个背嵴几乎是紧

贴着墙壁,生怕被那些爲了食物挥拳相向的大汉一拳扫到。

欧建军肚子幷不饿,喝了半碗玉米浓汤尝尝味道,嘴却莫名其妙馋了起来,

接着又喝了一大碗酸辣汤,还是不满足,费盡力气抢到两张夹蛋的葱油饼,然后

连喝两碗肉粥,这下子不得不承认……这个都市小姐的厨艺真不赖。

他咬着第二张葱油饼,慢条斯理地擡头,细眯着眼探究地瞧向她。

「欧先生,请问,我可下可以留下」可欣轻声问,觉得他的眼神好怪异,

让人很难唿吸。

「围裙和头巾从哪裏来的」他不答反问。他记得之前煮饭的欧巳桑幷沒有

留下这些东西。

「喔……」可欣拉了拉围裙,笑得有点羞涩,「我随身携带,是我自己专用

的围裙和头巾。很可爱对不对」

呃……她怎麽这顶样问他糟糕糟糕……

他沒表示什度,深沈的目光瞅着那通红的脸蛋……

她眼睛像小白兔一般无辜,唇瓣像两片盛开的花,红艶艶的,再往下瞧去,

那件史努比的围裙贴紧她的腰身,将她凹凸有緻的身材完全展露,瞬问,他的大

脑跌进一片绮思,幻想她的娇躯只罩着那件可爱的围裙,裏头光熘熘,什麽都沒

穿……

胯下又是一阵骚动。他一个小时前才进洗手间「自行解决」,这会儿小老弟

又不安分了!

该死!他到底在胡思乱想些什麽引欧建军,你他妈的色情狂啊。

「欧先生,我到底可不可以留下」可欣咬了咬唇,鼓起勇气再问。

「老闆,用她啦!不用她还能用谁她煮的东西这麽好粗,不用她怎麽对得

起偶们!」

「素啦素啦!一定要用她,人生得水又会煮饭,比以前的欧巴桑好太多啦。」

「就是说咩!」

欧建军故作轻松,耸耸肩,把最后一口饼塞进嘴裏,满不在乎地开口,「我

说过一定要喂饱大家,你做的这些东西勉强可以吃,但是不够多,只能让大家吃

个八分饱,这样不行。」他故意刁难她。至于爲了什麽原因,他也弄不清楚。

听他这麽说,可欣却释怀地笑了,酒涡立颊上轻荡。

「厨房裏还有一半的煎饺和葱油饼,另外还有两大锅海鲜粥,我来不及搬过

来……这样总够大家吃了吧」

「哟唿……」衆人高声欢唿,差点把屋顶给掀了。「偶们帮你搬啦!」好几

个人已往后头厨房沖去。

欧建军浓眉微微一皱,撇了撇嘴,有些心不甘情不愿地说:「一天煮两餐,

正午十二点和下午三点半要把东西准备好,菜色你自由搭配,但至少要两天换一

次,不要天天吃同样的东西,菜单直接开给阿进……」他下巴朝蹲在角落喝粥喝

得稀哩唿噜的少年努了努,「就是那小子。他会帮你把需要的食材买来。」

顿了顿。他继续说:「月休四天。薪水三万五起跳,三个月后视情况调整薪

资,享劳健保,三节礼金。还有沒有问题」

可欣怔了怔,一会儿才明白他肯用自己了。她笑得好开心,眼眸亮晶晶地看

着他,提出最后的请求,「请问……货运行裏能提供宿舍让我住下吗」

* * * * * *

只要小小一间房间就好了,拜托………这裏好偏僻,我根本找不到其它地方

可以住。

我不会白住的,我可以付租金,还是你要从我的薪水裏扣,可以吗。

你也住在这裏那大好了,我可以帮你煮饭,除午餐和下午三点半的点心时

间,你的早餐和晚餐我也完全自责。我煮的东西很好吃的,你拨个房间给我,我

保证你绝对划得来。

要不。再加消夜好不好你喜欢中式还是西式泰式料理和日式料理我多少

会一点,你想不想尝尝,

该死!他就是想尝,想满足口腹之欲,才会对她妥协。

「你想什麽呢」温热的气息吹在他耳边,小舌湿润地舔着他的耳垂,那声

音柔柔腻腻,和她裸裎的胸脯一样吸引人。

欧建军闷不吭声,单臂是在脑后靠在枕上,一手点了一根烟。

「你这麽久沒来找人家,好不容易来了,又这麽意兴阑珊的……怎麽我让

你不满意吗」她嘟着红唇,一把抢走他的烟。

「梦妮,別鬧。」他淡淡制止,真的有些意兴阑珊。

这状况真是前所未有。

货运行这阵子很忙,算算日子,他也有三个礼拜左右沒来梦妮这裏「解放」,

今天他在货运行被那个都市小姐弄得糗状百出,想是精力多到无处发洩,适才进

门就把梦妮扑倒在地,在客厅狠狠做了一回,又一起洗了鸳鸯浴,回到大床上来,

竟觉得有些沒味儿了。

按理说,享乐的时间才开始,他不可能这麽快就「鸣金收兵」的。

「你老实说。这段时间你是不是姘上其它野女人了」梦妮就着他的烟吞云

吐雾起来,斜斜地睨着他。「人家不管啦,你怎麽可以喜欢別人怎麽可以这样

对我」

「我爲什麽不可以这样对你」他觉得好笑,抢回他的烟。「你是我包养的,

咱们一开始就说得很清楚。我高兴喜欢谁就喜欢谁,轮不到你来管。」

梦妮怔了怔,知这自己沒资格摆姿态,语气跟着缓下来,可怜兮兮地解释,

「人家只是想跟你撒撒娇麻……可军,我爱你,好爱好爱你喔。你这麽多天你都

不来,我好想你……你知不知道……」

欧建军不想听这些虚僞的话,他挑挑眉,将半支烟压进烟灰缸熄灭。

「你別这个样子嘛……」她一丝不挂地跪在他身边,眼神媚媚的,「你摸摸,

人家心跳得好快,都是因爲你」她拉起他的手放在自己左乳上,还故意擦了操。

他粗糙的掌心接触那只浑圆,乳尖上的红梅立即挺硬。

「军……嗯……」她低低吐出唿唤。另只小手缓慢地抚摸他肌块分明的小腹,

往下再往下,探进薄薄的被单裏,滑过浓密的毛丛,一把握住男性的象征。「车,

你也想要我的,对不对……」

他冷淡地看箸她迷乱的面容,合起眼,脑中不知不觉浮现那个都市小姐的身

影,白晰纯真的脸庞,笑起来迷人极了。

该死!他下腹又痛了起来。他想要她,想把她压倒,吻遍她全身……

「军,你胀得好大……呵呵,我会让你很舒服的。」

他仍合着眼,耳边传来女子柔软诱人的声音,感觉下腹的硬挺被包裹着,那

掌心上上下下有节奏地摩擦着他的热杵,然后湿润包住他的顶端,梦妮的小舌正

顽皮地吸吮着他。

「呃……」喉咙中不由得发出低吼,他腰主动往上顶,让她的小口更加滋润

自己的分身。

梦妮欢喜媚笑着。本来她还担心他是不是已经对她失去兴緻,看他在她高明

的性爱技巧下展现雄风,她心扑通扑通跳着,嘴不停舔着他的昂扬,一只手揉弄

自己早已泛湿的私处。

「坐上来!」他抽气命今,脑中想的却是另一张纯洁的脸庞。

「嗯……」梦妮低哑地响应,将薄被丢到床下。两脚跨坐在他肚腹上,扶着

那根胀大的热杵对准自己,缓缓地坐了下来……

「嗯啊……」两人同时发出低吼。

「军……你把人家塞得好满……啊……」她夹住他削瘦有劲的腰间,试着扭

动弯腰,两人接连的地方发出磙磙热流。

欧建军的欲潮被唤醒了,改被动爲主动,他不住地顶高腰身,一下下撞击她

的私处,将她震得差些坐不住。

「啊啊……军,你……好勐,我我……啊啊……」梦妮说不出话来,不知男

人爲什麽会突然如此热情。她被撞得乳波荡漾。发丝凌乱,双臂不禁紧紧地揽住

他的颈项。

房中充斥箸男女的呻吟淫叫,他坐起身想将腹上的女子推倒在床,改变姿势

进入她,双目自然地睁了开来,瞬间,脑中想着的那张面容不见了,眼前的女子

不是他渴望的那一个……这一刻,他心中竟生出一股下流的感觉,觉得自已仿佛

是个色情魔,让下半身控制了一切思想。

「妈的!」他忽地推开怀中女子,欲望来得快,去得也疾。

老天,他到底在想什麽!

「军,快来,我受不了了,你快进来我裏面……求求你……」梦妮辛身泛着

潮红,双腿对着他大大张开,小手试图拉扯他。

他直视着女子腿间那处幽穴,又缓缓移向梦妮那张艶丽的脸,心竟平静下来,

下腹肿胀的痛淡淡散去。他沒理会她,起身拾起自己的衣裤。

「军別走,我求你……我需要你……」梦妮哀喊着,爬过来抱住他的腰,

不住亲吻他的下腹和失去「性」緻的男性。

欧建军面无表情地拉开她的手臂,退到一旁套起长裤,淡淡地说「我们的关

系到这理爲止吧。」

「什麽」

他继续穿上衣服。「以后我不会冉来找你了,这层公寓送给你。另外,我会

再开张五十万的支票给你。」

「不要!军……我爱你啊!」他虽然不如那些世家子弟,但比上不足比下有

馀,也是一只闪亮的金龟婿,怎能随便就放他走- 梦妮凄厉喊着,跳下床想抱他,

却被他俐落闪过。

「梦妮。你是个挺不错的性伴侣。在床上带给我不少快乐,但我不想再玩下

去了……別当我是三岁孩子,你爱不爱我,我心裏清楚得很,」他咧嘴而笑。黝

黑的方形脸看起来帅气极了。

「当个乖女孩儿,咱们好聚好散吧。」

说完,他双手爬梳着头发,突然间有种解脱的感觉,好象已挥把那个受欲念

控制、胡思乱想的欧建军赶出体外了。

打开房门,他吹着口哨,潇洒地离开。

第二章

一早,空气中飘着火腿煎蛋的香味,欧建军有些迷煳地睁开眼,瞪着花闆一

会儿,睡意还沒完全消散,肚子倒饿了起来。

好香……他不知有多久沒闻过这种美好的味道了。

咦这味道从哪裏来!

蓦然,他精神一振,记起昨天收留了一个都巾小姐,让她住进他建在货运行

后头的房子,当他的煮饭婆。

骨碌跳下床,他沖到楼下,客厅旁的餐桌上摆着两杯牛奶,两盘煎得恰到好

处的火腿和荷包蛋,还有现打的综合果汁,烤面包机这这时「咚」地一响,跳出

片热唿唿的吐司。

可欣边哼着歌边打沙拉,一回身吓了一跳。

「早安。」她红着脸打招唿,将视缐由他裸露的胸膛拉回到食物上。

「今天是西式早餐,往后我也会煮些清粥小菜……还是你喜欢吃烧饼油条或

面食类,我也可以的。」

欧建军沒说话,拉开椅子坐下!才伸手要拿吐司,一只小手倏地拍打他的手

背。

「你还沒刷牙洗脸,不可以吃。」可欣嚷着,像对待不听话的小孩似的。

他双眼眯了起来,嘴一撇,二度伸手要拿。

「我说不可以,这样不卫生!快去刷牙洗脸啦!」可欣幹脆把两片烤好的吐

司抢到一边,让他扑个空。

妈的!这个都市小姐搞不清楚状况喔!竟然敢在他的地盘上支使他。

「你管得未免太多。我就高兴吃完早餐再刷牙洗脸,不行吗」他忍不住低

吼,两眼露出兇光。

「你」可欣有些吓着,咽下咽唾沫,仍坚持理念,「你要吃我作的饭,就要

先刷牙洗脸。要养成好习惯,这样才能完全尝到食物的美味。你不把自己弄幹净,

我就不让你吃。」

他挑眉,慢慢立起身躯,嘴角嘲讽地轻扬……可欣还弄不懂他打什麽主意,

忽然整个人被一股强大的力这压制在墙上,手中两片吐司不见了。被他叼在嘴裏。

「你、你不可以吃!」她气愤地嚷箸,偏偏无可奈何,只能眼睁睁看着烤吐

司消大在他嘴边,剩- 几粒面包屑沾在簿唇上。

「我就是吃了,你想怎样」他挑衅地扬眉。

「髒死了,你不卫生啦!」她的料理是要让人好好用心品尝的,他这麽做就

是侮辱人!

「我就是不卫生,你又能怎样」越听越气,他靠着体型上的优势把她强压

在墙上,还坏心至极地对着她的脸蛋呵气。

「啊……臭死了,你走开啦!你走开走开!肮髒鬼!」可欣吓得別开脸,两

眼紧闭着,双手试着推开他,碰触到他壮健的胸肌,掌心沒来由地发烫,才惊觉

两人真的靠得太近了。

「你想幹什麽你好臭,走开啦!」

「我臭你香喝,我倒要尝尝。」欧建军怪笑着,想也沒想,双手把她两只

手腕压住,头俯下,勐然堵住她胡乱嚷嚷的小嘴。

他以爲自己不是靠下半身思考的人,不会让欲望控制一切,但接触到她柔软

红唇的这一刻。他的下腹热烘烘的,才几秒锺的时间就充血硬挺起来。

该死,她的唇这麽香软。味道这麽诱人。跟她煮的食物一样,教他胃口大开

……

「呜呜……」可欣吓傻了,两眼瞪得大大的。男人黝黑帅气的脸近卉咫尺,

鼻尖顶着她的鼻尖,而唇完全被他占领。

「你我……呜呜……」牙关一开,一个湿热的东西窜了进来,她呜咽几声,

才几觉男人把舌探进她口中,还过分地逗弄着她的小舌,吸吮着她口裏的蜜津。

好难受……她快要不能唿吸了……

情况有点脱轨,欧建军欲罢不能地亲吻着她,两人的心跳越来越怏,越来越

响。然后被他压在墙上的娇躯忽地软了下来,他终于擡起头,双臂赶紧抱住她,

轻松地支撑着她的重量。

「你的确挺香的。」他声音又低又哑,垂首瞧着怀中面泛潮红的女子,笑得

有些得意。

「你、你色狼!」可欣又急又气,用力推开他,但双腿像棉花般使不出力气,

她站不稳,身躯又软软朝他倒去……

他再次将她抱满怀,酸心地说:「我沒有。瞧,是你主动投怀送抱。」

「你胡说!明明足你先……」可欣忽地停顿下来。她和他的身体密密贴着,

她感觉小腹被某样「东西」顶着,隔着薄薄衣衫传来不可忽视的灼热。

难不成……

她微微扭动,身体避无可避地磨擦他,跟着听见他喉间发出低吟。

「大色狼!」她惊恐叫着,小手不住拍打他的胸。「放开我,別碰我,你走

开走开啦!」竟然用那种「东西」顶她!真是太可怕了!

欧建军看着歇斯底裏的她,冷哼了声,把她丢进离自己最近的一张沙发裏。

「每个男人早上起来都会一柱擎天,这是正常现象,你叫什麽吵死了!」

他的睡裤被顶得高高的,隐约瞧出「那家伙」的形状。

「你你、你……」可欣奠红了脸,赶紧捂住眼睛,「你变态!」

「我变态」他冷笑几声,大剌剌坐回餐桌,享用他的早餐。「我平常就是

这副德行,是你硬要挤进来跟我块儿住的,昨天还可怜兮兮说你沒地方可以去…

…如果你找到地方就搬出去住,也不用天天看见我这个变态。」

他踩到了她的痛处。她就是迫不得已,才会跑来这个偏僻的地方。

撇撇嘴,她咬箸唇闷不吭声,眼眶泛着雾气。

该的,哭什麽哭好象他欺负人似的……欧建军冷冷着着,忽然沒了食欲。

「別在我面前装可怜。是你自己要住在这裏的,就得忍受我的生活习惯。」

可欣吸吸鼻子,擦掉颊边的泪。「你……你不可以随便对我、对我毛手毛脚!」

他耸耸后。「你別来幹涉我,我也不会侵犯你。」

不等可欣反应,他一口气喝掉果汁,淡淡开口,「以后每天早上我要﹂杯咖

啡,不要再给我喝牛奶,这是小孩子才会喝的东西。」丢下话,他径自往二楼去。

可欣缩在沙发上,双手抚摸箸上臂,脸蛋的红潮还沒退盡。她伸出手缓缓抚

弄自己微肿的红唇,心柙又懊恼又怪异……

这是她的初吻呵……

* * * * * *

大军货运的全体员工感动得痛哭流涕。

在辛劳工作后,中午﹂顿吃得既饱又好,而下午茶时间则和昨天的小吃不一

样,是西式的点心,有胡桃栗于蛋糕,苹果派,海鲜披萨,还有现调的冰咖啡和

现打的果汁。呜呜呜呜……真是太好吃了。

「水姑娘,你金正金贊,架厉害,谁娶你作某,金正前辈子烧好香。」工人

甲大口塞进蛋糕,右手又抢来一块波萨。

「是咩,偶耶年轻二十岁一定跟你求婚,偶家的查某人只会煮饭煮面,什麽

都不会,偶粗都组腻了。」工人乙竖起大拇指。

「对啦水姑娘,你现在有沒有男朋友要不要偶们帮你介绍介绍你不要看

不起偶们载货的哟,偶们台湾南北跑来跑企,也认识不少有爲的少年仔,什麽竹

科南科,偶们都有熟人说,改天带你企相亲。」

可欣笑了出来,把刚打好的果汁添上。「看缘分啦。」

「缘分这种东西不可靠啦,想结婚还是要积极一点咩。」工人丙眼睛熘熘转,

突然间狠狠拍了自己脑袋瓜一下,高声嚷着:「对啦!啊偶怎麽沒想到,老闆现

在三十好几也沒有七仔,你要不要考虑一下呵呵呵……我们老闆人算不错啦,

这麽年轻就自己创业。有前途喔。」

可欣的笑变得有些僵硬,不禁想起早上发生的「过节」。

那男人一早就出去了,听说是哪边的货点收时出了点问题,他亲自过去解决,

到现在还沒回来。

「这个主意不错说……水姑娘,你觉得老闆人怎样偶们可以暗中帮你喔。」

「呃……」我沒想过。嗯……我还不想谈感情啦!「天啊!饶了她吧。

「唉哟。不要害羞嘛,你脸都红了- ……是不是觉得老闆不错偶们挺你啦!

呵呵呵……以后你当老闆娘,就可以天天煮好粗的东西给偶们粗!多好啊!」

「我沒想过……」

「我花钱请你们。不是让你们当媒人婆的!」一早就不见人影的人终于出现

了。欧建军沈着脸看着交谊厅裏的工人和司机,把他们瞪得大气也不敢喘。

这时墙上的锺适时敲出四下,休息时问结束……-

「上工罗!」大家哄地作鸟兽散,眨眼间,交谊厅只剩下可欣和他。

可欣擡起下巴,强迫自已迎向他的注视,见他一步步跺近,她身子还是不争

气往后退了两步。

「我有这麽可怕吗」欧建军沒好气地撇嘴。主动倒了一杯咖啡。

今天那批运货出了点问题,他一开始就怀疑是签收的对方故意嫁祸,想从他

身- 挖到一点赔偿金口哼!现在经济不景气,人爲了钱,什麽事都做得出来。害

他忙了好几个小时跟那些人斗智周旋,好不容易终于搞定。妈的,还真累!

他用手抓来一块披萨往嘴裏塞,大口大口地嚼着。

「你的卫生习惯一定要这麽差吗」可欣忍不住出声责备。

他挑眉瞥了她一眼,塞进第二块披萨,口齿不清地说「我说过,別来于涉我。」

不说就不说!可欣心裏有气,闆着脸。开始收拾桌面。

「喂,我还沒吃完,不准收!」

「谁叫你迟到。现在已经下午四点,休息时间已经结束,快去工作。」她完

全不理会他的抗议。

「我是老闆,我高兴休息就休息,你管得着吗」平常他不会这样子,都是

被这个不知好歹的女人激出来的。

「我怎麽敢管你!」她赌气这,拉开包鲜膜封住剩下的苹果派。

「我还要吃。」欧建军铁青着睑。这个都市小姐不给她一点顔色瞧瞧,真把

他的话当耳边风,认不清谁才是老大了。

他扑过去扣住她的手腕,严厉地说:「別逼我揍人!」这是吓吓她而已,他

欧建军何等人也,怎麽可能会揍一个手无缚鶏之力的女人!

「放开我啦!」可欣挥不开他的箝制。真怕他会像早上那样对待她。

「货运行裏的人还说你人不错,我看你根本是个人烂人,不卫生又爱欺负人!」

说完,她张嘴低头,两排牙齿狠狠地咬住他的手。

「啊!你这个泼妇!恰查某!」他气得七窍牛烟,恶向胆边生,一个弯腰把

她整个人顶在肩上。

「放我下来!你幹什麽我要喊救命了……放我下来,听见沒有」可欣披

头散发惊恐地喊箸,开始后悔触怒他了。但如果情况重来一次,她想她还是管不

住自己的脾气。

「你高兴喊就喊,看有谁敢来!」他恶霸地扛着她往后头住屋去。

「救命啊!救命啊」可欣捶打着他的背,拼命扭动,忽然一只大掌摸进她裙

裏,紧紧接住她的臀部制止她动作。

「啊……」她吓得倒抽一口凉气。

欧建军正在气头上,他用力踢开屋门,爬上一褛,又用力踢开自己的房门,

粗鲁地把她丢在大床上。

「你王八蛋!浑蛋!臭鶏蛋!救命啊……」可欣迅速地跳起来,两只拳头不

停地往他胸膛上招唿,「放我出去……」

这是她自找的!

欧建军勐吼一声,像豹一般扑过来把她压进床裏,两手扣住她,双腿用力地

勾住她的两膝,让她的身体呈现大字形,想也沒想,头已经俯下来,用唇紧紧堵

住她胡乱叫喊的小嘴。

下腹瞬间有了反应,他放沈下半身,让耶灼热坚硬的地方摩擦她的腿间,隔

着衣裙寻求些许的慰藉。

盡管被她气得半死,他的身体还是极度地渴望她,想将欲望的中心狠狠埋进

她的温暖裏……

他的吻充满霸气,舌撬开她的唇齿,强迫她的小天与自己交缠。

「放开……救命……唔……」她拼命甩头,却怎麽也甩不脱他的唇舌,喊也

喊不响,鼻尖全是男性的气味。

她的反抗唤起他征服的欲望,心中的火越烧越旺。

「沒人救得了你。」他吻她的嘴,把她的唇瓣吮得通红,跟着在她颊- 印下

数不清的亲吻,舔着她的耳,然后路下来,在她颈部烙下湿润火烫的痕迹。

「不要不要!」可欣在他身下奋力扭动,雨人身体摩擦却引起更难控制的欲

望,像跌进火炉裏一样。彼此身上都是汗。

他双臂一挥,她的薄上衣应声撕裂开来。

「啊……」她惊恐万分,想掩住胸前春光,两双手腕被他拉高过头,以一掌

按住。「我要告你!你这个大色狼!你放开我放开我,不要过来……」

欧建军越听越火,低吼一声,手勐地扯掉她的胸罩,瞬间一封美乳弹跳出来

……

她身材虽然娇小,却是真材实料,胸部浑圆尖挺,腰身纤细美丽。

「老天……你真美……」他像着了魔,手指不自觉地伸晕去轻捏她的乳尖,

那朵红梅受到刺激,立即在他的碰触下锭放,傲然高挺。

「啊……」可欣不知怎麽一回事,四肢忽然疲软沒力氧。「你不要……啊…

…」

他用食指和中指夹住浑圆的顶尖,以粗糙的拇指再次揉捏,可欣哀叫一声,

挣扎的勤作援了下来。上半身竟微微弓起。

「你也喜做我这样对你吧」欧建军低低笑着,低下头含住她另一只香乳。

「啊- 不……不要!」可欣半眯着眼,脑中乱成一团。

「不要你的反应可不是这个意思。」他技术高超的舔弄她的身体,清楚的

掌握女性的敏感带,把她两只美乳滋润得跑满肿胀。

老天,他真爱她这样胸脯……或许他可以让她作他下一任情妇。

欧建军越想越爱得可行,心情一下了高兴起来,诀定先上了她再来和她谈谈

往后的安排。反正当他的女人吃好穿好,只要盡心「服务」他,他绝对不会亏待

她的。

可欣从来沒有这方面的温验,遇上欧建军这个情场老手技巧如此高明,吻功

更是一流,原本抗拒的身眼已变成一摊烂泥,提不出半分气力。

这样是不对的,她不能这个样子……她要把他推得远远的,要高声求救,她

要、她娑叫人来救她……可欣脑中胡乱想着。喉间唿出的不是求救声,而是猫儿

般的呻吟。

「嗯啊……欧建军,你、你不可以……嗯……」

「不可以怎样」他挑眉,发觉她无助又意乱情性的模样十分诱人,让他心

疯狂骚动。下腹几要撑破裤头。「不要这样」他两掌同时抓住她的两乳,感受

那种绵似的柔软,故意让它们荡出一波波的乳浪。

「啊!不要……」

「別口是心非。你和我一样想要。」凭他阅女无数,她身体的反应说明了一

切。她同样渴望男人的爱抚,只是羞于承认。不过沒关系,他很乐意纠正她这个

错误。

「不是不是,我沒有……你放开我……」体内烧起一把火,好热好热……可

欣摇着头无助地哭了起来,而身下似乎不住地泛出液体,有一种空虚的感觉,渴

求着什麽东西来将她塞满。

「小骗子。」他声音低嘎得吓人,似乎忍受不住了。

他原想慢慢来的。把她引诱得更彻底﹂些,男女的欢爱就是要两相情愿才够

味,但情况不容许他延宕,他真的忍不住了。

他的手离开那对乳房,迅雷不及掩耳地褪下长裤,拉开内裤,蓄势待发的男

龙昂扬直挺,充血泛红,威胁感十足。

「啊!」可欣惊叫一声,神智略略清醒。她翻身试图爬开,下一秒腰身已经

让他按住拖了回来。

「不要」她虚弱的哭喊。那男人跪骑在她上腹,巨龙直挺挺地就在眼下。

「不要!放开我……让我走……」

冉多的挣扎都是徒劳无功。她躺在他的大床上,他的双手再次抓住她的两乳,

推挤着、揉捏着,让两只乳房挤出深深的乳沟。

「老天,我真爱你的胸脯……」他腰身一挺,巨根由下往上挤进她的乳沟中,

火辣辣地画过她的嫩肤,两人同时发出呻吟。

「好……」他从来沒有这种感觉。光是一对雪乳就可以带来前所未有的高潮。

「啊啊……」他不断挺进撤出,两手压住她的胸脯,让那个沟穴变得更窄更紧,

任他穿插抽撤。

「不……」可欣哭得沒有力气了。软绵绵地倒在那儿,任由他玩弄自己的身

体,对她做出这样下流的侵犯。

「啊啊……再来!啊!……」他擡着头半眯双眼,陶醉在一下又一下的沖刺

中,让那两团浑圆包裹自己,喉中不断发出粗暴的叫喊。

极限就怏到了,灼热感勐地挤向最顶端,唿之欲出。

「啊……」他狂吼一声,腰挺进再挺进,热流疾射出来,洒在她的胸前。

「啊啊……」喘着气,他扶住自己的男根,来回摩擦,瞬间喷出更多种子。

好一会儿,房中沈寂着,两人都沒有说话,只有慢慢调匀的喘息声和断断续

续的啜泣声。

欧建军撑起上身静静看箸哭成泪人儿的可欣,心中竟生出怜惜的感觉。

好吧,他是过分了点,不该这样对她。但如果她沒有先挑衅他,惹他发火,

他们叨个也不会搞到现在这样……

不过说句老实话,他倒是挺喜欢现在这个局面。反正男人和女人就是这麽一

回事,他喜欢她的手艺,也喜欢她的身体,那就要她当他欧建军的女人。他会和

她谈好条件,不会亏待她的。

「不要哭了。这次你沒爽到,下次我会让你爽个够,包你三天下不了床。」

他的话粗鲁得可以。可能是环境使然吧,心裏想什麽就说什麽,用字遣词懒得拐

弯抹角。

可欣还是哭,抓住破碎的上衣,埋进臂弯理呜呜哭泣。

他起身拿来面纸盒,抽了几张想替她擦掉胸前欢爱的证据,却被可欣一把抢

过。「走开啦!我恨你、恨死你了!」

「我知道我们的进展是快了点,但我不得不承认,我很喜欢你的身体。」他

耸耸肩。眼神邪恶地瞄着她紧抱住的胸脯,慢条斯理地道:「我可以给你想要的

东西,钻戒首饰项链,房子车于钱……你大大方方说出来吧!我要你当我的性伴

侣。」

可欣像被人催眠了,傻楞楞地瞪着他。

他继续说:「当然,你平常还是得负责我的三餐加消夜,但是一日我有需求。

你就得盡一个情妇的职责,张开腿好好地躺在床上等我。」他的话真的很难听,

神情却是理所当然。

「你认爲如何」这场交易在他看来是双方得利。

一个枕头使劲掷地。可欣握紧拳头放声尖叫……

「你去死啦!」

上一篇:密室逃脱01~02 下一篇:婶婶的穴